apple-1216853_640

互联网创业的门槛

来源:奴隶社会 华章

我的好朋友Steven在“一土教育”做软件开发,创始人一诺是作者的爱人,由此有幸关注了这个公众号,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口头获得授权,其微信文章可以在个人博客任意转载。

《三体》是互联网人士的必读书目,主要是因为其中的黑暗森林法则和降维攻击给了正在互联网江湖里厮杀的昏天黑地的各路人士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其实整个生物进化过程和人类社会的演化,又何尝不是无数次降维攻击的结果呢?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个新物种,一个新技术,一个新体制出现,颠覆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已存在,还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且死不瞑目,只是那又怎样。比如远古时代的巨齿鲨,比如一天之内杀死6万英军的机关枪,再比如奴隶社会取代原始社会,此处省略一万个比如。同样的事情在商业社会也一样出现,汽车颠覆马车,PC颠覆小型机,搜索颠覆门户,又被社交颠覆,移动互联网颠覆一切,只不过这个速度越来越快。为什么呢?纳尼,这个问题还要问。当然是越拥挤,信息传递速度就越快,这个演化和颠覆的过程就越快,亚马逊丛林里的生物进化速度一定比沙漠里要快无数倍。

颠覆的本质是反颠覆,那么怎么反颠覆呢?别人要攻城夺池,当然就是要制造门槛,构筑高高的城墙。好吧,正题现在才开始,让我们来聊聊门槛。在我看来,有三类门槛:基因门槛、产品门槛、资源门槛。

一、基因门槛

我们知道人的成长一半靠基因,一半靠后天环境的影响。项目也一样,而且有时候后天努力架不住先天缺陷。我把基因门槛分为:速度门槛、网络/规模门槛、协同门槛。

1、速度门槛。 互联网思维的核心是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是最大的门槛,而建立所有的门槛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更快。速度是个综合的结果,但是和基因的关系很大,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用户使用频次。”高频比起低频有天大的优势”,在低频行为面前,高频就是降维攻击,也最容易形成入口。搜索是网页浏览的入口,手机和微信是移动互联网入口,送外卖是O2O入口,打车是出行服务的入口。叫外卖和美甲等O2O行为相比是高频,可以天天顿顿叫外卖,但指甲能一天换一个颜色吗?回答能的,请飘走~~~~

2、网络/规模门槛。 有的项目天生就有网络效应,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优势,所以投胎是个技术活。通讯工具用的人越多粘性越大,社交产品和支付工具也一样。用户群如果有规模了会大幅度降低成本,提高品牌效应,吸引更多的新用户加入。大量的用户也会产生海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对用户产生粘性,还有很多功能只有拥有这些数据才成为可能,也会让没有数据积累的后来者望洋兴叹,恨不能早生五百年。

3、协同门槛。 中国的BAT不但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还想做好别人的本职工作,导致资源大量分散。美国公司更倾向于分工协作,大家用开放的接口协同完成更强大的工作。当然了,美国的巨无霸公司,比如苹果、Google 好像也是什么都想做,架不住人家有钱就是比较任性嘛。不过对资源有限的小公司来说,建立合作,实现双赢,最终为双方建立更高的门槛,是发展战略里面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巧妙的合作可以构建起新的壁垒,需要创业者不断思考。这其实是游击战化整为零的反向操作:聚零为整,在农村把基础打好了,就可以出来包围城市了。

二、产品门槛

这里是广义的产品概念,包括产品和技术。

产品又分前端、后端、和未来。

1、简单讲,前端就是别人能看见的,也就是最容易被抄袭的。在中国这片丛林里,你得默认前端会被抄袭,但是它仍然是值得你去努力的。你仍然应该注重细节,因为质量差一点的团队连抄都抄不到位,真正关注细节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少太多。细节代表品位,虽然它自己无法形成有效的门槛,但是加上其它门槛,它就能发挥作用了。用户也是关注细节的,他们不说,但是会用脚投票。

2、后端当然就是别人看不见的了。 看不见的东西就要使劲搞,因为那一定会构成一种门槛。典型的互联网项目初期前端工作比后端多且繁琐,什么时候后端工作超过了前端,这个门槛才算正式建立起来了。后端工作包括:用各种系统和算法来支持一些前端的”神奇”功能,对后台系统进行维护和管理,内部使用各种效率工具,甚至企业文化的建立等等。

3、未来,这个比较有意思。未来的产品是说,只有你才知道下面要做什么,而抄袭的人是永远不知道的。 如果抄袭的团队对未来要做什么比你的判断的还要好,那只能怪自己产品功能不如人。做产品是一场长跑,动不动就拿抄袭来说事最没劲了。这里对大公司还是要鄙视一下,那么多改变世界的事情不做,来和小团队争项目,典型的没想法,没雄心,没自信,还抠门 (小团队真做的好,收购就好了嘛)。不过大公司靠资源就可以碾死的项目,估计也不是我喜欢的项目。

除了产品门槛,还有技术门槛,技术也有两种:黑科技、和好团队日拱一卒。

1、最近在硅谷见到了不少有趣的项目,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所谓的“黑科技”特别受青睐,只要一个项目带上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虚拟现实,特别是如果有什么大学实验室里面带出来的技术,马上身价倍增。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黑科技是最看得见摸得着的门槛,让投资人心里踏实。事实上从技术出发的项目很多会在商业化的过程中遇到问题,最终变成一个大的体系里面的一个功能或者模块,并没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这种项目确实风险小一些,但风险小一般回报也小 (拜托不要拿 Google 来反驳我,Google 是黑天鹅,我说的是普遍现象),这和投资人的风格有关。我更喜欢的是从巨大需求出发的项目,然后在执行过程中,需要什么技术就去寻找什么技术,技术都在那里,天天哭泣着等人来用它们,找到拿来用并不难。

2、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好团队日拱一卒的技术门槛。

建立起一个磨合好的,高执行力的,代码质量高的团队很难,这决定了团队未来扩张的顺利程度,和未来的执行力 (选错技术,搭错架构,初期代码质量不高会对后期带来什么后果,做技术的你肯定懂的)。这种日积月累建立起来的门槛是指数型上升的,黑科技可以给你一个比较高的起点,但大量黑科技都不难获得,或者有替代方案,最终还是这种积累出来的门槛高,而且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高。

三、资源门槛

这个最容易理解,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人和钱。钱说起来不难,有了靠谱的人和事,自然可以拿到钱。但如何讲故事,拿谁的钱,怎么拿,还是一种能力,这里就不展开了。至于靠谱的人 (包括团队,也包括“智囊团”),其实也没有那么难,这个问题且待我下回分解。

我们的终极目的是通过基因门槛、产品门槛和资源门槛建立起一个越来越高的城墙,等到建成的那一天,你就可以在你的疆土内所向披靡,为所欲为,一直到新一代的颠覆者横空出世,摧毁你的王国,打得你片甲不留。但是,那又怎样,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早早晚晚。大不了,卷土再重来一次……

总结一下,就是在互联网这个生态系统中不要近身肉搏,玩颠覆玩颠覆玩颠覆,造门槛造门槛造门槛……

祝大家成功!